Breaking News
 |  | 

未分类

如何评价蘑菇街这款app

“什么,融了?”

打脸来的太快,铁匠宗师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与丢面子相比,托布更关心七神之铁匠是否真能熔炼瓦钢。

顶着逼人灼热,来到红砖炉前,把脸凑近熔炼室的入口,往里一看,果不其然:

熊熊炽红烈焰中,原本横放在剑架上的烟黑色长剑正像灼烤的蜡油一般,融化成一股股闪烁乳白色符文光芒的液体,落在下方石墨压制的剑形凹槽。

“黑山羊在上,七神不是七根木头吗?而且,都没用到血祭。”

托布也顾不得龙女王在旁边,失声叫出内心的震撼。

呃,他也一直知道七神等于七根木头,但龙女王那么虔诚,她身边又有那么多虔诚的骑士,他心里憋着不敢说啊!

“难道是龙炎?”很快他又想到。

七神一定是七根木头,大家都知道。

也许,是半神黑龙的缘故

“哈哈哈,大功告成!”龙女王大笑出声,畅快道:“打造5000瓦钢军,天下再也没什么能让我畏惧了。”

秀色可餐诱人

“恭喜陛下。”托布道了一声喜,又好奇问道:“如果我也唱《七神之歌》,能引动‘铁匠’神力吗?”

“你不信仰七神,唱歌也没用。”丹妮摆手道。

提利昂闻言,隔着四五米远,举手叫道:“我信仰七神,唱歌有用吗?”

“你?哼,只有最虔诚的七神圣徒才能得到铁匠的回应,你差太远了。”

丹妮下巴微抬,面色傲然,语带不屑。

“原来如此。”

克林顿、伊蒙、伊耿等老实人都若有所思,信了圣丹妮的鬼话。

呃,在他们心中,龙女王开创奴隶湾七神教会,甚至把教务发展到遥远的夷地,绝对当得起一个“圣”字。

提利昂不以为意,只笑嘻嘻问:“大

麻雀算不算圣徒?”

“勉强吧!”圣丹妮很勉强地说。

麻雀那个250,太过骇人听闻,即便虔诚度约等于零的圣丹妮也没法否定对方的信仰。

提利昂眸光一闪,意味深长地问:“如果他学会了你新修改的咒语,能不能重铸瓦钢?”

“勉强吧!”圣丹妮还是很勉强。

理论上,“铁匠”大黑能够回应信徒的祈祷,把自己的神力隔空传递给大

麻雀。

就像黑山羊祭司通过献祭,即便远在瓦兰提斯,也能借用科霍尔邪神的神力。

但这里有个成本问题。

大黑此时熔炼瓦钢只消耗一分力量,传递给维斯特洛的大

麻雀,得消耗10分力量,但他从大

麻雀的祈祷中只能收获千分之一的信仰之力。

太亏了。

千分之一真不少了,毕竟锻造过程也就小半日。

半日祈祷,贡献千分之一。

不算少。

在这个魔力稀薄的世界,完对得起大

麻雀250的虔诚度。

“此言当真?”

丹妮回答得很勉强,却让提利昂震惊万分。

他之前是麻瓜,但成为野火将军后,无论是出于职业需求,还是为了保命,都不得不拿出当年研究巨龙知识的劲头,去钻研魔法知识。

所以,提利昂深深明白一件事:七神只是七根木头,除了给信徒精神上的慰藉,永远不会回应信徒以力量。

他明白这点,却依旧信仰七神,信仰度甚至超过伊耿。

因为他与丹妮一样,看清七神的本质:七神是人类的七种美德,是人生七个不同的生长周期,是七种身份。

他信仰七神,不是信仰七个木桩,而是木桩代表的七种精神。

如此,他的信仰度反而提升了。

“当然,难道,你大逆不道,也认为七神只是七根木头?”

龙女王眯起眼睛,只有两片刀锋似的冷光投射出来。

难道不是七根木头?

心里这样吐槽,提利昂却连忙摆手道:“不,不,不,我信仰七神,我还是圣骑士呢!”

然后,丹妮惊讶发现,提利昂脑门竟延伸出一根信仰之线,直接连在大黑身上。

小恶魔正在向“铁匠”祈祷?

而且,虔诚度还提升了02,这

这货难道还有成为大主教的潜力?

接着,更让她震惊的事发生了,伊蒙、伊耿、克林顿,乃至附近的铁匠学徒,都生出一根信仰之线,直接连上大黑。

而且,他们的虔诚度或多或少都提升一些。

“发生了什么?”丹妮有些茫然了。

其实,这很正常。

任何人亲眼见证神迹后,信仰度都会提升。

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重铸瓦钢需要神灵之力,需要献祭邪神,偏偏龙女王只唱了一首“铁匠之歌”,铁匠便显灵了。

至于说大黑的龙炎

大家也都知道,黑龙之前是无法熔炼瓦钢的,否则极度渴望瓦钢铠甲的女王也不会等到现在。

黑龙之前不能熔炼瓦钢,现在可以了,多了什么?

铁匠之歌啊!

这不是神迹是什么?

“也许,我该给大

麻雀发点儿福利了,毕竟,他现在正为大黑打工,007的那种。”

明白过来后,丹妮摸着下巴想到。

嗯,007,从凌晨开始工作,一直到第二天的凌晨,天不休息,一周七天,没有节假日。

“伊耿侄儿,你还没瓦钢剑吧?今天姑姑就送你一柄剑,你说说看,想要什么颜色款式的,让托布给你锻造。”

心情大好之下,龙女王开始给大侄儿投喂糖果了。

“呃”谁知伊耿竟扭捏起来,眼神闪烁道:“谢谢,不过我有剑。”

“瓦钢剑?”丹妮看了伊耿腰间的精钢杂种剑,表情疑惑。

“黑火。”伊耿小声道。

“什么?”丹妮没想到那方面去,显得有些疑惑。

老伊蒙面色一变,拉着伊耿袖口,激动道:“七神在上,你是说,坦格利安的族剑‘黑火’?”

伊耿瞥了丹妮姑姑一眼,将她神色平静,心下送了一口气,面上多了一丝得意,点头道:“对,伊耿当年使用的‘黑火’。”

得到伊耿肯定的答复,伊蒙瞳孔收缩,反而生出几分怀疑。

黑火原本是坦格利安王权的象征,只能由国王佩戴,但庸王伊耿太脑残,黑火没交给嫡子,反而给了私生子戴蒙·维水。

单论戴蒙·黑火的血统(父母皆为坦格利安)与能力,也有能力继承黑火,大不了死后再把剑还回去。

偏偏戴蒙发动“黑火叛乱”,妄图以私生子的身份篡夺铁王座。

第一次黑火叛乱被血鸦布林登终结后,族剑黑火并没被铁王座收回,反而落在戴蒙儿子手中。

三十年前,九铜板王之战,巴利斯坦杀掉最后一位黑火,黑火叛乱彻底终结,黑火剑却再也没人见到。

现在,它突然出现在伊耿手中。

“你哪来的黑火?”伊蒙问。

“提利昂给我的。”伊耿道。

“我?”提利昂茫然指着自己黑洞洞的鼻孔。

“伊利里欧让你带给伊耿王子的箱子里,有一柄瓦钢剑,就是黑火。”克林顿解释道。

提利昂脸颊抽搐几下,看看伊耿,又看看龙女王,缓缓道:“伊利里欧说那是给王子的礼物,姜糖,他说伊耿王子最喜欢吃。”

“你喜欢吃姜糖?”丹妮表情奇怪道。

“小时候喜欢。”伊耿道。

丹妮没追问黑火的来历,转头对托布道:“用炉子里的瓦钢帮我锻几柄龙骨匕首。”

过几天该让小白去一趟红色荒原,那里还有一具龙骨。

“陛下,我也没瓦钢剑呢,不如”提利昂讪笑道。

“你?你是十字弩杀手,有手弩就够了。”

“说到十字弩”提利昂摸摸下巴,笑嘻嘻道:“陛下,我有个想法,能不能打造一种长臂弩,可以靠巨龙的力量拉动弓弦。

比如,巨龙飞行时会上下扇动翅膀,我们在翅骨上绑两根环扣,扣在弩机上。

巨龙每扇动一次翅膀,就为弩机上一次弦。

如此,龙骑士就能连绵不绝地射出弩箭。”

丹妮古怪道:“你可以试试,用你的泰莎。”

当晚,丹妮在阿斯塔波举办了一次大型宴会。

瓦钢重铸成功只是原因之一,托洛斯之战的大获成功,新吉斯大轰炸,弥林翼龙之殇,都是值得欢庆的理由。

这次宴会中,伊耿第一次拿出那柄珍藏许久的黑火剑——姑姑都要送瓦钢剑给他了,他也不再担心姑姑抢夺坦格利安族剑。

丹妮此时的确对黑火没多大兴趣。

一柄没半点魔力的普通瓦钢剑而已,等她融掉葛多荷的瓦钢雕像,连守大门的无垢者小弟,也能人手一柄。

但另一个人却看着伊耿腰间的红宝石龙首剑,心里很不舒服。

宴会结束,丹妮回到卧室,正伏在桌面书写屠龙者符文,伊蒙便找上门来,直言不讳地说:“丹妮,伊耿的身份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丹妮头也不抬,只细细思索符文的组合问题。

缚龙者号角内的符文让她创造出“魂击”的灵魂震慑技能。

她很期待,作为瓦雷利亚最强龙之号角,屠龙者内的符文能为自己带来什么。

要知道当日在托洛斯,班尼吹响号角时,震慑了城十多万人啊!

还隔着厚厚的地面,把下水道中的三个易形者打得“魂飞魄散”。

“伊耿很可能不是雷加之子,瓦里斯欺骗了我们。”伊蒙面色难看道。

“就凭那柄剑?”丹妮还是没多大反应,低头忙碌。

“哎,关乎坦格利安血脉的大事,你能不能稍微认真点?”老伊蒙见此,急得直跺脚。

丹妮终于放下笔,叹道:“好吧,你说,我听。”

——我左耳听,右耳出,脑子里继续思索符文组合。

前几天,她还让莫罗娜留意贾科卡拉萨的踪迹,打算悄咪

咪将便宜儿子接回来。

在他成年并为丹妮生下一群孙子之前,都不算安,可以先不公开身份。

太危险,让伊耿巨盾顶住。

所以

Tags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