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  | 

未分类

丝瓜视频层

在贾昆手心留下一个“灵魂坐标”,丹妮又悄无声息回到羽笔酒樽卧室,点亮玻璃蜡烛,再次进入书窖,翻阅学城收藏的典籍。

除了《魔力网点》与《巫透镜使用手册》,巴斯修士的《龙、龙虫和长翼龙:龙族的非自然演化史》最让丹妮震撼。

《非自然史》并非丹妮第一次听说,很久以前,丹妮与马人侍女讨论龙的由来时,巴利斯坦便曾对她提过这本书,并强烈建议她找来看一看。

嗯,白骑士在伊利里欧私人图书馆看到的书并不完整,缺失了好几册。

《非自然史》的作者不是学士,而是修士,“人瑞王”的国王之手巴斯修士。

人瑞王杰赫里斯几乎等同于坦格利安王朝的“康熙大帝”(类比秦皇汉武太过抬举他),他是征服者伊耿的孙子,既是历代诸王中最聪明睿智的一位,在位时间也最长,足足五十五年!

当然,与当了四十年宰相的巴斯相比,‘人瑞王’杰赫里斯的人生也算不得太传奇。

巴斯本是铁匠之子,年少时家里穷,被父亲送给教会当修士(很可能欠教会钱,用儿子抵债)。

就像韦小宝遇到康熙,小修士巴斯在国王图书馆工作,遇到了爱看书的少年人瑞王,两人一见如故,再见倾心咳咳,总之,他们成了好友。

而巴斯宰相在学术与魔法上的天赋,犹如韦小宝在溜须拍马、见风使舵方面般天才。

也不知是皇家书库的缘故,还是巴斯有其它信息来源,他写了一部详尽记录了关于龙的知识的书籍——《龙、龙虫和长翼龙:龙族的非自然演化史》。

这部书之所以让丹妮震撼,是因为它从生物自然演化与血魔法物种改造两个方面描述了瓦雷利亚龙的由来。

蓝天下有位佳人如此纯真

巴斯认为瓦雷利亚的龙有别于其它地区、其它历史时期出现的巨龙:瓦雷利亚的龙是通过血巫术,有目的改造出的生物兵器!

《非自然史》中提出两个观点,第一,索斯罗斯丛林与沼泽地中的长翼龙、十四火峰中的龙虫、巨龙,具有同一个祖先,巨龙是最完美的进化,长翼龙有巨龙的身体,却没有巨龙控制魔法的力量——无法喷火。

而龙虫有魔法力量,却没有巨龙的身体——不会飞。

第二,瓦雷利亚人的巨龙是由血巫利用长翼龙制造出来的。用血魔法帮助长翼龙进化成巨龙,故而瓦雷利亚人天生能驭龙。

唔,这里得解释下龙虫与长翼龙。

冰与火之歌的世界有三片大陆,极西之地的维斯特洛(相当于英伦三岛),厄索斯大陆(欧亚大陆),南半球的索斯罗斯大陆(非洲、南美洲连在一起)。

其中索斯罗斯几乎没有得到开发,文明国度的人压根不敢过去探险,环境太恶劣,几乎是疫病的乐园。

比如与格拉兹旦并称渊凯双星的屎男亚赞,他原本英武又帅气,结果去夏日之海对面的索斯罗斯走了一圈,便感染疫病,下半身瘫痪。

在那片蛮荒大陆,长翼龙并不罕见。

龙虫

丹妮原本也不认识龙虫,直到看到《非自然史》对龙虫的描述与图绘,震惊发现它就是上次在奥罗斯遇到的火蚯蚓。

贝勒里恩降临在杰妮身上后,呕吐出粘液里,有无数龙虫幼虫,甚至祂的身体似乎也由龙虫构成。

根据《非自然史》上的描述,十四火峰中就有龙虫,它们的幼虫与孩童胳膊差不多大,成年龙虫几乎与没翅膀的巨龙一样大。

——一口吞食一头猛犸象的“喷火蚯蚓”,就问你怕不怕。

《非自然史》并非只单纯给出一个猜测,巴斯修士还以魔法研究者的身份,对瓦雷利亚血巫的巫术进行了详细而深入的推理。

很有智慧的一本书,结果遇到圣贝勒那个极品,把它列为禁

书,下令把国范围内的《非自然史》部焚毁。

突然的,丹妮神色一怔,放下书册,身影倏忽出现在二楼休息室。

“佩雷斯坦博士。”巴利斯坦小声道。

他们有过约定,如果丹妮在书窖看书,有人意外来访,巴利斯坦会快速在房间内来回走动。

精神投影来自白骑士,当他位置出现变化时,精神体能感受到。

当然,如果丹妮连精神体也没投放出来,巴利斯坦便没法提醒她了,那时他会直接告诉来访者:蕾拉大人出门了。

“博士,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丹妮与白骑士一起来到门口。

“我想来告诉二位,学城已经制定好减少贸易逆差的策略,”红鼻子老头走到桌边,打开一个文件夹,推倒丹妮身前,解释道,“作为世界级大国,诚信一定不能丢,我们不可能赖账,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当海盗。”

鬼个世界级大国,除了维斯特洛自己,谁不认为你们是野蛮国度、蛮夷之民?

丹妮仔细翻看了一下对方的策略,三个方针:第一,召开大议会,劝说国王与七国贵族勤俭节约;第二,在大议会上商量她之前提过的产业链计划,打造自己的拳头产品;第三,征服石阶列岛,向过路商船征收关税。

维斯特洛与厄索斯大陆之间,有一条五百公里宽,两千五百公里长的狭海,而石阶列岛就在狭海入口。

传说中,石阶列岛是多恩之臂的一部分,连接着维斯特洛和厄斯索斯大陆。当先民从大陆桥入侵维斯特洛时,绿先知们发动禁咒魔法,将多恩之臂打碎,形成了石阶列岛——一条岛链。

简单来说,狭海=加长版的英吉利海峡,石阶列岛为海峡大门,想一想完掌控英吉利海峡对欧洲大陆的影响

“只怕很难,”老骑士摇摇头,叹道,“世人皆知掌控石阶列岛,便等于掌控了整个狭海的海上贸易。

两百年前,里斯、泰洛西、密尔三城邦组成‘三女儿的王国’(瓦雷利亚的三个女儿),意图掌控石阶列岛。但结果你们也看到了,折腾了几十年,三城同盟便宣告瓦解。”

“举七国之力征服石阶列岛,总比七国舰队去那当海盗强。”红鼻子老博士说道。

“还真不一定,”丹妮摇摇头,“当海盗,进退自如,政策灵活,既不会犯众怒,也不用承担守土之责。”

佩雷斯坦博士苦笑道:“你得为贵族老爷们考虑一下,海盗名声太差,被敌人俘虏了,说不得立马吊死,丧失荣誉,丢掉性命。

如果以七国名义征服石阶列岛,贵族被俘后不仅能得到高级战俘的优待,还一定可以拿钱把人赎回去。而为国征战,打输了也不算丢人之事,名誉不会受损。”

“呃”丹妮呆住了。

“天这么晚了,你们要不要吃点东西?”老博士站起身,打开房门摇动铃铛,叫来学徒为他们送餐。

老博士雷厉风行,压根不给人推辞的机会,等他点完餐,丹妮才讷讷道:“其实,我不饿,晚上吃太多容易长胖。”

“喝点汤暖暖胃。”老博士笑呵呵道。

接着,他又开始请教发展产业链的事。

“我们也试过在维斯特洛养殖桑蚕,但七国天气太极端,夏天热死人,冬天冷死人,不知蕾拉小姐有什么想法?”

丹妮眼珠子一转,说道:“你们可以去找森林之子,他们懂魔法,也许能培育出本土化的桑树与蚕宝宝。”

“呵呵,蕾拉小姐你真会开玩笑,森林之子只是传说故事里虚构的人物,历史上有没有还不一定呢!即便他们真的存在过,也早就灭绝几千年了。”红鼻子老博士笑着摇头。

“异鬼都出现了,为何森林之子不是真的?”丹妮眼神冷漠地淡笑。

“异鬼?你听谁说的?太荒谬了。”

“守夜人总司令,连着伊蒙学士也一起写信说明此事,难道他们都在说谎?”

“博士,蕾拉小姐,你们的夜宵来了。”门外传来学徒的声音。

白骑士连忙起身开门。

葡萄酒、黄油甜菜、新烤的白面包、烤梭子鱼与猪肋骨、鸡蛋酸橙冷汤、大麦牛腩汤。

说实话,看到这样丰盛的食物,老骑士当时就流口水了,可瞥见笑呵呵摆放餐盘的中年学徒锡安,还有他嘴唇边细小的孜然末

“唉,老头年纪大了,晚上不能吃太多。”巴利斯坦道。

他馋得流口水,却不想吃别人的口水。

“喝汤吧,蕾拉小姐也尝尝。”老博士拿起勺子与小瓷碗,殷勤为两人盛汤。

丹妮没去动瓷碗,只继续之前的话题,郑重问道:“如果异鬼的消息是假,大家最多虚惊一场,可万一是真的,七国贵族对守夜人发出的求援信无动于衷,那可就要人命了。”

“哪有什么异鬼?就一群野人罢了。守夜人故意夸大其词,企图得到贵族的赞扬与支援,可现在政局动荡,谁有余力为他们提供帮助?最多,一批野人爬过长城,在北境引起一场小风波。”

佩雷斯坦博士一脸不以为意,反而又把碗向丹妮这边推了推,热情道:“你尝尝,味道不错的。”

就在白骑士顶不住主人的热情,舀了一勺子浓汤塞入嘴巴时,丹妮突然面色一凝,拦住他的动作,直勾勾看着老博士,冷笑道:“博士,你为何不给自己盛一碗?”

佩雷斯坦一愣,笑着说:“我刚吃过。”

“看来你们已猜出我的真实身份,”丹妮叹口气,神色复杂道,“博士,你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

“什么身份?”摆放餐盘的学徒发现气氛不对,疑惑道。

“糟了!”老骑士在丹妮拦住他时,便机警地拿起桌边铁盔给自己戴上,这会儿看到一脸不知所措的锡安,立即道:“博士,快把解药——”

“呃——”中年学徒猛地扼住自己喉咙,涨红了脸,用轻如羽毛的细小声音说:“我,咳咳咳,无法,咳咳咳咳”

“砰!”托盘从他手中滑落,锡安踉跄扶住桌面,在三人或同情,或焦急,或懊恼的眼神中,脸色越涨越红,噗通倒在地上,两手疯了般抓挠自己的喉咙。

如果给他一柄匕首,锡安会毫不犹疑划破自己喉咙,只为再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嗬嗬嗬”可惜任凭他把喉咙抓得鲜血淋漓,咽喉深处依然只能发出细得吓人、充满恐惧的嘶声,就像一个人想用一根吸管饮尽一条长江。

可只过去半分钟,最后的呼嘶声也消失,房间只剩恐怖的沉寂。

Tags
头像

ABOUT THE AUTHOR